[原创]钦洲钓鱼记

2019-12-13 作者:钓鱼大全   |   浏览(130)

  [原创]钦洲钓鱼记 说句实话,08年我很怕钓大水库,两次赴岩滩,一次光头另一次三条鱼。而垂钓的库尾却又号称有数万吨鱼,不服不行。再说句大实话,今年最想去钓罗非,可年初那几十年不遇的南方超冷天气却把非非们基本灭光。一晃眼,国庆到了,也没碰上个钓非的好地方。倒是左邻右舍那壶不开提那壶,一到周末就问:什么时候去钓点非非回来?看来只能怪自己,谁叫你前几年左非非,右非非,把他们给惯坏了。也许,这就叫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有什么样的因就会结出什么样的果!认命吧,也不尽然。正当我内心钓非欲望渐渐平息,不再有什么奢望时,可能是粘了国庆的光,2008年10月1日那晚,我接到了钓友黄生的电话,约定10月2日去钓鱼,地点:钦洲或合浦某水库。再问水库多大、有什么鱼等,一概不知。这可害苦我们几个了,准备工作时啥都不敢拉下:竿,从3.6米到7.2米,线,从细到粗;料,从粗到精。10月2日早上,我们一行四人一大早驱车离开南宁直奔钦洲市。高速路上,大多是旅行大巴和拖家带口的自驾游车子。我想,人家遍游祖国河山,赏景怡情,休闲度假。钓者遍钓家乡河库,亲水益智,修身养性。二者殊途同归。正胡思乱想着,已过一个多小时,钦洲到了。我们在高速路出口处和当地朋友(李场长)接上头。两路人马合二为一,朝目的地驶去。从李场长那里我们才知道这水库水面不小,各种鱼都有,最大为青鱼,最多为鲤鱼,其次罗非及其他,且多为自然繁殖。网上来的青鱼最大有38斤,手竿钓上来最大系12斤的江鲤。问,难不难钓,他说前些天南宁有30几个朋友来玩,有人光头有人笑,不好说。说着话,汽车已从二级路拐进乡村公路,不过几公里,说到了。我们急不可耐把车停下。爬上路坎一看,哈,心理又高兴又凉快。高兴的是看上去水库风景不错,水质不错。凉快的是水面真不小,有光头的潜在危险。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车子绕着山走了一大圈,有一段路崎岖不平。由于车子底盘太低,我们不得不下车步行。尽管尘土飞扬,却毫无怨言。为了那一汪水、那一支竿、那一段线,这点苦又算什么!不一会,一抬头,到了,到了,这就是我们今天要开战的地方。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经过观察,钓位很多,考虑到进出和回程时间,我们选择了坐船到小码头右边对岸的那一片草滩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这个草滩,逶看上去长不过300米,宽10多米,从岸到水边,水草还真不少。草滩的中间有个前伸的小铧尖。一上滩,那三位钓友听说对面小码头是喂鱼点,便齐刷刷地坐在小铧尖的右手(靠山边了),我看不好再挤,只好向右边走。这个小铧尖和我有缘,我的第一个钓位就选定了它。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钓友老钟叔一上来就霸占了最靠左的位置,蹲在那不动了。看在他戴副墨镜有点象黑社会的样子的份上,也看在他今天把握方向盘的功劳份上,我们任他蹲,那位子归他了。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老黄先生则居中而坐。瞧,他一放下大包小袋,什么都不干,先抽出支5.4米长竿,上好线组。象小鬼子探地雷那模样,在试探钓位的深浅和水中有无野草杂物挂底。并且每人面前的钓位他都主动探探,这是他的规定动作,每次出钓如此。这个举动一如他平日办事实在、乐于助人一样,深得大家好评。也许是应了好人有好报的话,基本上都是他先上鱼(今天同样没有例外,他第二竿就上了鱼)。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李先生则居右,他是今天垂钓活动组织者、策划者。象往常那样,他先不声不响拉出5.4米竿,朝窝里刷刷几把新鲜玉米粒,在钩子也挂上几粒玉米,搁在那不管了,再抽出另一支竿钓料。大有在百万库鱼当中取大鱼首级如探囊取物舍我其谁之气势。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我,则叨陪末座,屈居在离他们右边三、四十米的小铧尖钓位上。说实话,我还是充满信心的。心想这个位置怎么的也不错吧,鱼不敢说很多,但弄几条大家伙,嘿嘿..........根据老黄的探雷,此处水深在2米左右。于是我用的是4.5米硬竿,五号主线,二号防咬线为脑线,九号伊势尼钩。因为李场长说有大草大鲤大非,所以我才用这么狠的线组。先用小鸡饲料(和一点龙王狠酵鲤、南北鲫鱼料)布了重窝,饵料则为一部分窝料加龙王狠酵鲤加南北鲫鱼料加点小药。这个配方(是俺师傅传给我的,传的时候还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告诉别人,所以一般人我不告诉他,大家可要替我保密啊)我在很多陌生水域累试不爽,鲤鱼、草鱼、非非、泰国鲮、大头白鲢通杀(其中的关键是根据主钓鱼种变化增加或减少那两种商品料分量)。人算不如天算,近40分钟过去。他们那边已是热火朝天,几个人大呼小叫,上的是清一色罗非,都在六两到一斤左右,绝无他类。我这边则西线无战事,除当中有过一次世纪大黑漂钓上一条有六寸长的蓝刀王之外(后面有那蓝刀鱼PP)无鱼问津。这还不算,秋风劲吹,水浪渐大,后浪推前浪,前浪扑在我的鞋子上。左手扶伞,右手持竿,弄得自己不知是在钓鱼还是在扶伞,总之很狼狈。开始,对那三位叫我搬过去的诱惑我还能置之不理。到后来,自己给自己找了个理由:识时务者为俊杰活人岂能让尿憋死!小平他老人家说发展是硬道理,对我们钓鱼来说上鱼才是硬道理!于是乎,呼啦,搬家了。坐在老钟和老黄之间。这下可热闹了,四把遮阳伞并肩而立,四条大汉并肩而坐(他们用的都是5.4米竿,也劝我用同样的竿。我想这么多鱼,我用4.5米还省力呢,就没有换)。不一样的竿、线、钩,不一样的饵料。却上着同样的鱼!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你一条,我一条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左一条,右一条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你上公的,我上母的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正应验着民间流行那句话:罗非要开口,空钩也上鱼!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从九点多钟到中午十二点半,没停过,照这样下去,可就没意思了。因此大家就停手了,原地休息讨论用什么办法不上非非,而上别的鱼。试了好多料,包括玉米粒,上的还是罗非。这当中又来了几个朋友,其中一位就是曾用手竿在此库钓上12斤野鲤的李生,他是此地的真正主人。他说今天的罗非疯了。于是急令有关人员去煮芋头,说只有它能甩开罗非,主攻大鲤鱼。我们在库边吃了很有野趣的中餐,已是两点多了。芋头也拿来了,非非不吃了,但也不见其他鱼来。这时大家提了个口号:只要上的不是罗非,就是硬道理!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我琢磨着,得用什么招上别的什么大鱼才行,尤其是大的孟加拉和泰鲮,据说泰国鲮七、八斤是常事。换上2.0主线,翻翻包里偶然见到去年在大西洋店买的小日本原装中号罗非钩,当时用用0.8防咬线绑了十副,还没机会用呢,今天试试看。但用什么饵料是难题,那罗非来者不拒啊!没法,死马当活马医了,我用速攻2号为主,加了点九一八,加一点猪母奶。凡是腥的或有点虾粉味统统靠边。重新调漂,从离泥面30 厘米开始浮钓。结果呢,从下午两点多到四点收竿走人,除罗非外,中了四次较大的鱼,其他小加拉小泰鲮不记其数。这四次都拉开架势弓鱼了,但由于本人技术欠缺,只成功两次,一鲤鱼一泰鲮,大的四斤,小的不到三斤(只记得拍了鲤鱼的PP了)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晚到的朋友李生和他的老表下午也成功击退非非,上了好几条三、四斤加拉鲮。看,又中大家伙了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四点钟,我们准时踏上归途。在钦洲港入口进入南北高速。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到家,盘点战果,通知左邻右舍来拿非非,自有一番热闹。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这次到钦洲钓鱼,除了对朋友们的热情表示感谢外,还有一点感想和钓友们分享。那就是归途时在钦洲上了高速,一路畅通无阻,没想到了南宁琅东高速出口时遇上大堵车。那真叫一个堵啊。那车,全国各地都有。我看到有人骂娘,有人微笑。其实,这没啥好埋怨的,谁叫咱国家国富民安,老百姓兜里有货,你出门旅游,我出门钓鱼,他出门休闲。凑在一起,偶尔堵一堵,也在所难免。但假若有钓鱼人的心态,不论得失,纵情山水。车堵路但人不堵心更不堵气,人与人之间和谐相处,我想应该不是很难。

本文由黑玛钓鱼平台发布于钓鱼大全,转载请注明出处:[原创]钦洲钓鱼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