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野钓日记----深秋幸会鲫鲤妹

2019-12-21 作者:钓鱼入门   |   浏览(64)

  [原创]野钓日记----深秋幸会鲫鲤妹 天色终日阴沉沉,隐思河岸淡嚣尘。正经渔获仅一鲤,兼收鳊鲫亦提神。时至霜降天渐冷,野河垂钓近尾声。光阴迅速疾如梭,劝君解馋快启程。 节气更替,时至深秋霜降。纯野河垂钓,欲盼好渔获,有点难,但这并不影响钓者“渔乐无极限”的孜孜以求。俗话说:无利不起早。欲占一个好点的钓位,十月二十九日清晨,天麻亮,骑车径往锦江河畔----那令人魂牵梦萦的地方。约至上午八点,到达“自留地”,还是选择一个屡往屡获的老钓位;小憩一会后,按部就班,解囊下竿,静候以待。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当日上午,天色阴沉,风平浪静。钓事平淡,仅海竿上了两尾亮眼鳊和一条蓝魛鱼,无惊无喜,别无他获。而手竿似乎被人遗忘了,赋闲在水岸,渔漂却“巍然屹立”水中,随波荡漾,全无渔讯。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时至中午,天色渐明,气温微升。约至十二点半,忽闻一海铃聒喧,竿梢低头俯垂,这是上大鱼的竿讯。遂疾步上前,起竿摇轮收线,遛鱼耗时稍许,一鲤浮出水面,手持抄网迅捷拾起上岸。还不错,目测鲤鱼足有一斤多。自从收获了一条大鲤鱼后,海竿铃儿一个下午,辄沉默无语,全无动静,直至收竿回家。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下午,天色忽明忽暗,河面起了一阵风,由小渐大;簌簌的下几点微雨,但衣服没沾湿就住了;气温也开始下降,似乎又要变天了。不过手竿一改上午漂静、没动静的局面,间或有鲫鱼咬钩,还出现了两次小高潮。有鱼咬钩,人就变得“朝气蓬勃”了。提竿、摘鱼、换饵、抛竿,不断地重复着这一程序,像一舞者,张牙舞爪,抑扬有度。这样一来,下午就充实多了,身未赋闲,时间也过得挺快,不知不觉几个小就过去了。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在下午上鲫鱼的过程中,也出现了几个小插曲,也向各位看官汇报一下。一是上了一根钢鳅。这东西挺烦人,将钩深吞至喉,又无法用取钩器,只得用剪将嘴剖开,索取钓钩。记得小时候,一次用竹竿去小溪钓鱼,扯起一钢鳅,目觑皮花蛇纹,身躯蠕动,其貌狰狞可畏,误认钩一小蛇,遂弃竿而逃之夭夭。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二是还上了一只大河虾。这家伙身披赤甲,头着长须,手舞巨钳,气势汹汹,大有临阵“PK”之势,滑稽可笑。心里纳闷,平时见河虾色淡微青,而此次钓上的这只河虾则色深泛红,好象虾亡变色一般,疑惑不解!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三是准备收竿时,忽觑漂潜缓隐,提起且沉,手有蠕动感,误认上了什么“大东西”,出水时,发现一束草中裹着尾黄颡鱼。若继续蹲候,可能还有黄颡上钩,因黄颡总是昼伏晚出。只是天色已晚,不想恋战,心怠思归。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时至深秋,白昼渐短,加之阴霾蔽天,下午才五点多,天色暗暝,夜暮似乎就要降临。遂匆匆收竿,走人回府了。小钓一日,小有渔获,这在其次;主要还是打发了时间,收获了快乐。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本文由黑玛钓鱼平台发布于钓鱼入门,转载请注明出处:[原创]野钓日记----深秋幸会鲫鲤妹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