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河边少年[2]

2019-12-23 作者:钓鱼入门   |   浏览(168)

  [原创]河边少年[2] 60年代的济南市“土”的很,解放后由政府出资在天桥区的北边盖起了一片平房,每排4栋共55排,转供工人居住。所以,取名叫工人新村。我出生不久就随父母从“毛林子”[济南市一个地方的名子]搬到了这里,并从这里长大。工人新村所处的地方地势较洼,一到下雨就容易存水。城市的排水系统很简陋,工商河以北就靠一条明渠[沟]将水排入小清河。我的钓鱼爱好,实际上就是从这条小河开始的。小时候的我不太爱讲话,也不入群,偶尔参加小伙伴的游戏,大部分时间都是与书为伴。为了消耗漫长的暑假,在大孩子的影响下,我开始学起了钓鱼。钓鱼的工具很简单,一根大扫把拆下的竹梢,一根普通的缝衣线,最小号的缝衣针,用蜡烛火苗烧红弯成鱼钩,浮标就用大蒜杆将两头绑紧,铅坠就是牙膏皮了,一副钓组就作好了。无所为钓灵钓钝,只要鱼吃饵标动就行。钓点就在这条小沟,离家50米,水深1米左右。因那时钓鱼被视为不务正业的活动,家里大人是坚决制止的,等大人们上班走了,就将钓具拿出来,溜到沟边找个树荫开始偷钓。但就这样有时还免不了皮肉之苦,就有那好事的娘们管闲事,等家里大人一回来,撂下一句“你家老大又钓鱼了”就走了,我一听到这“乌鸦嘴”的声音,立马血压升高手冰凉,双腿发软魂魄出窍。家里管教孩子是妈妈的事,爸妈都是那种忠心耿耿的老共产人,对孩子要求特严格,可又没什么文化,最常用的轻则臭骂一顿加扭饵朵[我至今还怀疑,我这耳朵大是不是和老妈的教育方式有关],重则一顿“竹笋炒肉”。可我这拗性格总不会讨饶,气的妈一直将我的炒到皮肉糊了才算完。皮肉之苦忍了,可这心头之恨难消。晚上,拿把弹弓将那娘们家玻璃打了。工人新村的地势很凹,雨稍大点就会积水,渠水就会漫出来,淌到街上、甚至灌进家里。[好象是60年发了大水,水一直灌到了床沿。没处去了,政府就把学校的大楼腾了出来,供群众避难。]每当下大雨,难的是大人,欢的可是孩子了。为什么?因为水里有鱼!街上水成了溜,在浅的地方你能看到巴掌大的鲫鱼打着滚、排着队的往前挤。我们一帮小孩子欢呼雀跃,在水里抓鱼。待水退后,马路旁的小河沟就成了钓鱼最好的地方。鱼很多,一个上午就能把小桶装满。最有趣的一次是在现在的绿地超市的位置,在国棉二厂筹建前,哪儿是一片旷野,晚上都有狼出没。我去哪儿玩,玩累了就坐在建厂房用的水泥上顶子上歇着,忽然听到大水泥顶子下有动静,好象是鱼,就回家拿了网往底下一兜,嘿,你猜怎么,兜上来的全是半斤以上的大鲫鱼,有十几条之多,心里那个高兴,晚上我也能吃鱼了。钓回来的鱼晚上妈妈回来就煎煎吃了。有时来不及,我就将鱼倒在门前菜园子的井里养着。家门前有一块很大的空地,妈就将它开了出来,种点小葱、小白菜、丝瓜什么的。为了便于浇地,妈在菜园子里挖了口井,也就1米来深,里面的有3、40公分深的水,就是这口井差点要了我的小命。那天下午钓了鱼回来,蹲在井边往井里放鱼,不知咋的就张到井里去了。还好,往下张的时候我伸开了胳膊,就这样撑着井底,水刚刚到我的下巴,没有回旋的余地,上不来下不去------,后来是怎么脱的身已经忘了,命大。随着年龄增长,慢慢的心就越来越野了,恰巧,同学的哥哥也好拙于逮虾,他带着我们俩越走越远了。警告个别网站:转载本站作品请标明出自《中国钓鱼频道》及作者昵称,如再次发现转载本站作品不标注来源、裁减本站图片水印等不尊重本网站及本站会员权益的行为,中国钓鱼频道将通过法律手段维权!

本文由黑玛钓鱼平台发布于钓鱼入门,转载请注明出处:[原创]河边少年[2]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