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栗江垂钓记

2019-12-20 作者:钓鱼渔具   |   浏览(102)

  [原创]栗江垂钓记 栗江是湘江的一条支流小河,名字由来及源自何处不知是否有人做过考证,我一概不得而知。在它与湘江的交汇之处,是一段20~30米宽的迂回曲折连绵十几公里的水域。临江有一座小镇因河得名,曰:栗江镇。早就听说栗江的鱼多而且十分好钓,我地钓友有去过的,都有不错的成绩。但我却一直没有机会去亲身体验一下,这也成了我心中挥之不去的一件憾事。上周,我与钓友聚会时即商定,一定要到那个令我神往许久的地方去一探究竟。 11月20日清晨6点,我们一行18人终于登上了去栗江的小船(我们这没有去那的船,船是一位钓友租的)。小船沿着湘江涤荡着清亮的江水向上游进发。太阳暖暖地骑上了对面的大山,平静的江面上升腾起一抹薄雾,把远处的江心小岛衬托得若隐若现,几只渔船已在江上开始撒网,偶尔有水鸟飞速掠过水面,荡起一阵阵涟漪,如此美妙的景色很有一些唐诗的意境。望着眼前美景,我彻底忘掉了初冬早晨的寒意,完全陶醉在这人间仙境之中。 7点40分左右,船抵达目的地,江边顿时热闹起来,钓友们说笑着一边收拾钓具一边陆续散开,寻找合适的钓位。我与钓友彭哥选了一座小桥边作为钓点,此处河宽约20米、水深约3米、水流较缓,正是理想的钓位。彭哥在我下方10米处也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坐下了。拿出装备就开始准备战斗了。左边1根2.4米海竿挂糠饼块、右边2根海竿、2.7米的挂糠饼、1.8米上自制糟食,中间6.3米、7.2米手竿各1根,饵为蚯蚓和小虾,主要是为了对付土鲶和黄颡。一切准备妥当,我便躺在身后的草地上等候鱼儿上钩了。10分钟后,只见6.3米手竿浮漂轻轻一点,随即没入水中,我急忙一抬竿,一道银光划过头顶落到身后的草地上,一看,是条100克左右的翘嘴白。我高兴地大叫:“彭哥,不好意思,我可先上鱼了。”听到我的喊叫,彭哥向我伸出大拇指以示祝贺。不久,他也开始上鱼了,也是100~200克的翘嘴白。在随后的近2个小时内,我一连钓了14条200克以下的翘嘴白,其它的鱼一条也没上钩。3支海竿始终纹丝不动,是不是饵不对路?我感到很纳闷,这饵我可是听以前来钓过的朋友介绍后才准备的呀!正准备把左边的海竿收回来重打,右边第二根海竿铃声轻响,绷紧的钓线在一声铃响之后松了,我知道,有鱼上钩了,跑过去一把抓住往后一扬,中鱼了!虽然力道不是很大,但总算是消解了我心中的疑惑。鱼很快被提出水面,真不赖,是条250克的大鲫。重新上食,打入水中。时间已近10点,手竿上鱼的速度慢了许多,河面变得平静起来。我点燃一根烟,悠闲地晒着太阳。彭哥这时上了一条约400克的翘嘴白,正如同疯子般兴奋地大声喊叫。 太阳渐渐向头顶移动,温度也高了许多。右边第2根海竿再次响起,扬竿后,竿梢马上弯如大弓,一股力量猛地传过来,经验告诉我,中钩的极有可能是鲤鱼,重量至少在1千克以上。由于野鲤比池塘中的鲤鱼力量要大得多,稍不注意就会跑鱼,我暗自提醒自己:千万不可大意。受惊的鱼左冲右突,能清楚地听到令所有钓鱼人都为之心动地钓线切水的嗞嗞声,我十分小心地牵引着它往开阔的地方走,经过十几回合的拉锯战,鱼儿乖乖就范,极不情愿地被我拉到岸边,彭哥早已持抄网在此恭候,见鱼近岸,忙不失时机地将鱼抄入护中,果然是条金色野鲤。足足有1.4千克! 经过一上午的博杀,时间已近下午1点,我这才感觉到饿了。于是拿出自备的午饭吃起来。正狼吞虎咽吃得津津有味时,右边第一根海竿久违地响起来,竿梢也随着铃声有节奏地点动,我顺手抓竿一扬,有鱼中钩了。凭直觉就知道鱼不是很大,没用几下功夫,鱼就被我请到岸边露出它的庐山真面目——竟然是条450克的大鲫!我心中狂喜,这可是我野钓以来钓获的最大的鲫鱼呢。 下午4点,船家喊开船了,我们才依依不舍地收拾钓具踏上归途。望着渐行渐远的小镇,我默默念道:栗江,我还会再来的。 本次出钓共钓获:1.4千克鲤鱼1条、450克鲫鱼1条、300克鲫鱼1条、250克鲫鱼2条、200克以下翘嘴白若干,总重4.2千克(文中所注重量均为回家后称量结果)。我们同去的有一个叫老二的钓友钓获2.9千克鲤一尾,另有草鱼、鲤鱼,总重9.5千克。 其中:钓获鲫鱼的钓饵均为糠饼,渔具店有售,用时在糠饼上滴入3~5滴麝香精。钓获鲤鱼的钓饵为自制糟食。制法:玉米粉6份蒸熟、菜粕2份、甜酒糟2份、麝香精半支,充分拌匀用塑料袋扎紧让其发酵一周即可,用时用适量新鲜米饭作粘合剂。警告个别网站:转载本站作品请标明出自《中国钓鱼频道》及作者昵称,如再次发现转载本站作品不标注来源、裁减本站图片水印等不尊重本网站及本站会员权益的行为,中国钓鱼频道将通过法律手段维权!

本文由黑玛钓鱼平台发布于钓鱼渔具,转载请注明出处:[原创]栗江垂钓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