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钓神(五十七)

2019-12-14 作者:钓鱼渔具   |   浏览(123)

  [原创]钓神(五十七) 钓神(五十七)化肥在省城的公司隆重开业,业务以房地产为主。开业后不久便拥有第一块地皮,业务也就很顺畅地开始做了起来。公司虽然是化肥的,但法人却写上耗子,化肥只在后面操纵。化肥说,这可是给耗子当打工。我知道耗子是没有能力操纵这个公司的,但耗子在化肥眼里是最能信任的人,不但忠诚于化肥,而且能力也强,处事为人都很得体。我不知道两人到底有多深的信任度,但感觉上,耗子是可以放心的。化肥在我面前多次提到耗子的为人,说耗子是最佳打工者,也是最能让人放心的朋友,特别忠诚。所以,在公司运作上,化肥从不干扰耗子的工作,只是在关键时刻和对外交往上暗助耗子。所以,在省城的公司里,化肥更象是个局外人,但耗子却是将工作与友情处理得恰到好处,定期将报表呈报给化肥,便于让化肥及时了解和掌控公司的情况。在公司里,一般员工也不明了他们这层关系,只有核心几个人知道公司是化肥的。化肥在省城过着外人看起来是悠闲的生活,更多时间住在新家,搬弄着他的收藏,没事的时候约几个人到他的新家,也是他所说的会所小聚。会所装修后不久,我曾应邀去过一次。装修后的会所果然不出所料,气派大方,功能齐全。巨大的客厅围有一圈沙发和茶几,边上一个小酒巴,酒柜里存放着各种酒类和饮品;墙上挂着名人的字画,显示出主人几份儒雅情趣。新居的饭厅有两个,一个是巨大的圆桌,可以坐十六个人,里间还有一个小厅,放有一张八人台的餐桌。新居有数间客房,方便酒醉的客人和夜生活的客人留宿。化肥自豪地告诉我,这个会所只是他的小招待所,既可以节省开支,也让客人感觉到方便。就公司而言,开一间这样的会所是值得的。化肥说,公司创业时是不能这样招待客人的,一是客源不多,二是资金不足以购买这样的房产。当公司的规模到了一定大的时候,再创一个这样的接待基地就很有必要了。还告诉我,他已在郊区也找到一个好地方,专门接待相关人员。在我看来,化肥算是功成名就的人物了。但化肥说,他还在准备更好的饵料,准备钓更大的鱼。周末接到钓神的电话,请我帮买一张到深圳的火车票,他准备到女儿家去小住几天。并想在我这里停一天,看看我现在的成就。钓神的电话给了我一针强心剂,让我着实兴奋。参加工作以来,我从未帮助钓神做过什么事情,更没有和他一起长聊或者请他吃一餐饭。他提出到我这里小住一晚,确实是有点高看我了。我也在钓神的语气里听到一丝伤感和无奈,或许他真的老了,很老了。算来,他该有八旬的年龄了。我思前想后,给化肥打电话,告诉他有一位老友来省城,请他作安排,最好住在他的会所里。化肥道:“没问题,还需要什么只管开口。”我赶忙到化肥处,将钓神来省城并转车到深圳的事告诉他,化肥喜道:“是你说过的那位高人?钓神?听起来就让人向往。我一定好好安排,保证让他让你都满意。”我又将钓神到省城的事告诉大葱,大葱喜道:“好啊,好啊,让他住我家吧,我家宽敞。”我将接待的事告诉大葱,说在化肥的会所吃住,大葱笑道:“这样也好,晚饭我一定参加,陪陪这位老人家。”第二天钓神如期而至,我与化肥把钓神从车站接到会所。钓神仍和以前一样没有多大变化,仍然是神采奕奕,唯一的变化是头发差不多全白了,但精神面貌仍无多大改变。见我后钓神仍旧是微笑地招招手,笑道:“你的变化比我大,肚子有点发福了。”我笑道:“我已是中年人了,你仍旧是老年人。所以我的变化比你大。”钓神笑道:“是呀,我已是不能再改变的老年人,只等上帝的招唤了。”我将化肥介绍给钓神,化肥对钓神似乎充满着惊奇,双手握着钓神的手,笑道:“你好呀,老神仙。”钓神稍一惊骇,便笑道:“呵呵,老神仙可不敢当。你俩一定是要好的朋友吧。”化肥道:“是朋友也是同学,大学同学。”钓神道:“不错哟。我的大学同学大多都不知下落了,现在更没有联系的同学。大概许多人不在人世了。”说完露出其一丝没落。人大概真的留恋活着,当朋友和同学相继到了另一个世界时,留给自己的是遗憾和无奈,甚至有些伤感。到了会所,钓神打亮着四周,笑道:“这里真不错。大气又安静。”钓神安祥地坐在沙发上,随意问起一些家事。化肥让服务人员给钓神泡上一壶上好的铁观音,我则给大葱打电话,告诉钓神到了,又告诉豆芽和黄豆一起来吃晚饭。到了开饭前,大葱和白菜一起来了,见到钓神,嘻滋滋地问候着:“大叔,还记得我们吗?”钓神眯着眼看了大葱一会,说道:“当然认得,你是我们的市委书记。我常在电视里见你。”稍一疑惑,又说:“最近到省里工作了?”大葱笑道:“以前我们就见过,那会还没有上电视的机会。”钓神说:“我知道,你们都是同学对吧,好象到过我家。”大葱赶忙说起读大学时与我去过家乡,还带着白菜去的。钓神笑道:“哈哈,对了,你这位女朋友喝酒可真是千杯不醉。”大葱说:“现在是我老伴了。”钓神拉着白菜的手,凝视着白菜:“你还没有多大变化。这小姑娘真让人喜欢。”白菜甜甜地微笑着,轻声地对钓神说:“你老身体这样好,真让人羡慕。”钓神道:“大概是平时注意锻练吧,你们也要注意锻练哟。人到了中年后,年轻时的本钱用光了,要重新积累,重新锻练,这样才不会出大毛病。”门铃响了,还不见人就听见门外热闹的声音。豆芽一行来了。我将豆芽一行给钓神作了介绍,钓神微笑着打亮众人,满脸的喜悦。众人见大葱在,纷纷问候大葱,声音也小了下来。开席时,大葱让钓神居中而坐,我与大葱两边相陪。化肥陪在大葱身边,众人随意就席。化肥让服务员打开两瓶陈年老酒,顿时满屋都是浓厚的酒香。化肥给钓神满上一杯,众人均不推让,嘻笑中全部满上了杯中酒。化肥很随意就将主人的身份隐于在大葱之后,大葱似乎习惯了主持各项工作,此时也不推托,举起酒杯提议向钓神敬酒,众人轰然响应,均是一饮而尽。钓神神情自若,笑眯眯地欣赏着每一位熟悉和陌生的面孔。众人多数是冲着大葱来的,平时见大葱不容易,更难得有机会和大葱一起吃饭,这个机会既是亲近的时候,也是可能在将来用得着的投资。大葱对人总是保持着礼貌的笑容,也现越来越表现得谦和。在此刻,唯有对钓神保持着敬重和真诚。大葱频频举杯向钓神敬酒,虽然小口品味,但钓神仍喝了不少。酒喝得多了,桌上的气氛也开始活跃,话题不免自然集中到钓鱼上来。豆芽笑嘻嘻地问钓神:“老爷子,听说你是钓神,是不是把你的宝贝经念告诉我们?也让我们做一回小神仙。”钓神笑道:“别人给我载的高帽子,哪有什么钓神啊?真要说有,那也是在天上。”豆芽说:“那可不一定,听说你钓鱼是随心所欲,手到擒来。什么样的鱼都钓起过?”钓神道:“那是假话。许多鱼我还没有见过,比如深海里的鱼,比如青海湖的鳇鱼等。一方水土养育一方钓鱼人,谁能钓过天下的鱼?我猜想大家钓到最多的鱼大概都是一样的--鲫鱼。”豆芽道:“对对对,我赞成。可鲫鱼也有许多不一样的钓法,怎样才能钓到比别人多呢?”众人带着各种眼光注视着钓神,似乎豆芽的话成了一道试卷。钓神笑道:“这可难说了,各人有各人的体验。有的时候需要时间。不同水域中的鲫鱼对饵的要求肯定是不同的。在一个新地方可能还需要时间来求证。”荣哥不屑地说:“只要是鲫鱼,塘里有十条,我就可以钓起八条。钓鲫太容易了。”钓神眼中露出赞许:“那你的水平就不是一般了。这位小哥一定是钓鱼人中的高手了。”豆芽笑道:“他叫荣哥,是我们这里的最高手,但多数时候都是讲钓鱼的高手而不是手钓鱼的高手,在有些地方常常空手而归。”荣哥不悦地瞪豆芽一眼。钓神哈哈笑道:“你们这帮朋友有意思,我看都算得上高手。”钓神继续说道:“我们那个时候钓鱼条件不能和现在比,比如钓竿,我用得最多的是竹竿,好一点的是三节竹竿,不过也就是三四米来长,而且重,现在的竿真不错,长竿手轻。再还有其他配件,都让先辈们羡慕呀。还有饵料,我开始学钓鱼的时候,饵料一定是自己准备的,或者挖蚯蚓抓青虫,或者炒饮料,做饵团,都得头天准备。但那时候的鱼多,野鱼多,没有钓家养塘这一说法。所以那个时候钓鱼真要动脑子,否则钓不到鱼或者很少。现在也应该是这样的。”豆芽说道:“别看荣哥有时候能钓起几条鲫鱼,但常常输给我。”钓神笑道:“这不奇怪,钓鱼的趣味也在此。我想啊,每个人主功的方向不一样,追求的鱼的品种不一样,每次钓鱼的地方不一样,用的饵料也不一样,所以,成果也不一样。”豆芽笑道:“荣哥可是获得过全国钓鱼比赛奖牌的。”钓神笑道:“钓鱼的奖牌和其他比赛的奖牌稍有不同。比如下棋吧,你和专业棋手下棋是没有赢棋的机会的,那是因为有绝对差距,而且场地只集中在棋盘上,没有其他因素干扰。钓鱼完全不同,如果比赛以重量计,说不定你一条大鱼就比别人的百余条小鱼还要重,这里有运气的成分,还有方法不一样。”豆芽手舞足蹈,笑逐颜开,连连称好:“太对了,别看荣哥常以高手自居,到了水库钓鱼,常常比我少,我说的没错吧?”荣哥不理睬豆芽,脸上露出不悦,但这确实是事情,也不好反驳,只能干受豆芽的气。大葱笑着对钓神说:“钓鱼人总有这样多钓鱼话题,我这个人真是个忙碌命,真想和你去钓几次鱼。”荣哥道:“你钓鱼还不容易呀?说一声就是了。我安排。”想想不对,忙说:“我们安排,大家都陪你去。”大葱笑道:“谢谢了。等我退休再说吧。”我笑着对大葱说:“你现在天天都在钓鱼,只是水深难摸底呀。”大葱并不理会我的话语,和白菜一起向钓神敬着酒。钓神道:“酒足饭饱了,但大葱和白菜的酒还是要喝的。看得出,你们是天配的一对。”白菜似乎有点羞涩,笑靥如花,一抑头,将一杯白酒干了。钓神对大家说:“你们看见没有,这位小朋友才是神,你们都敬她一杯,保证不醉。”对于白菜,大家是陌生又敬畏的,陌生是因为接触少,敬畏是因为大葱的夫人,夫贵妻荣。但白菜确实是个单纯而又和蔼可亲的人,没有官太太的恶习。对于大葱的朋友和同事,都是保持着亲切友好的客气。众人见钓神如是说,而大葱又笑眯眯地没有反对,这才纷纷起身,向白菜敬着酒。白菜不会推托,只能一杯杯地往肚里倒,全然吃不出酒的味道,但也没有感觉到酒精如何厉害。众人看得目不暇接,这才感觉到钓神说的是实情,原来白菜全然可以将白酒当成水一样喝。在酒桌上,只有白菜是清澈的,似乎只有她不谙世事,不问世事。凡是桌上的人都回敬了一杯,这让众人更加惊奇,又乱哄哄地要和白菜敬酒,大葱笑道:“白菜不能再喝了,你们不知道,她回家准醉。”白菜见大葱如是说,也笑着点头称是,不再喝酒。吃罢晚饭,豆芽缠着钓神说钓鱼的事,非让钓神将他一身本领传授给他,似乎钓神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籍,只要告诉他,豆芽便会成为一代高手。黄豆也坐在钓神的身边,静静地听着钓神的话语,偶尔寻问一些疑惑的地方。我与大葱化肥回忆着大学的往事,也是其乐无穷。大葱与我在第三人面前从不谈工作,更不谈身边的同事,而是谈同学,谈往事。偶尔对世界政局发表一些看法。化肥也挺有分寸,从不在人多的场合提出让大葱为难的事。所以,我们三人在一起还真有许多话题可说。稍许,钓神露出疲惫,化肥立即让耗子为钓神准备好休息的地方。或许酒喝多了,或许钓神年龄真的大了,眼神朦胧,随着耗子的引导进入房间休息去了。大葱与钓神道一声晚安也离开了会场,大葱走后众人很快散场,只留下我和化肥。化肥叹道:“我曾听说过钓神,真的是名不虚传,他的神情和气质还真有点超脱的感觉。”我笑道:“超脱的人才是神。你大概成不了神。”化肥说:“是的是的,我也知道。神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我可是要追求最大的效益。”我说:“是最大的利润吧?”化肥道:“不对,是效益。利润和效益是有区别的。比如今天这顿饭吃出了效益,却损失了利润。”我笑道:“对对。今天是以钓神的名义请客,将大葱请来了,让众人知道你和大葱的关系,这个效益是可遇不可求的。你真是个投机者。”化肥故作严肃:“你不要乱给人扣帽子,大葱只是我的同学,和你一样,我和大葱可没有什么不光彩的事,你小子别乱说我。”我笑道:“大葱是你的同学,大概也是你的饵料。”化肥叫道:“我可没有这样想,大葱是什么人?你别第三只眼睛看人,我和大葱走近不也是你从中出的力吗?同学之间哪有那么多利用关系?”我笑道:“利用关系不好说,但相互影响和帮助还是不可少的,你说说看,这两年不能说没有挣到钱吧?不能说挣的钱没有大葱的影响吧?你小子别说是凭自己本事挣的,要说本事,我看你有一条还是真切的,就是不见鬼子不挂弦。”化肥叹道:“别说得那么俗,我怕你了好不好,聊点其他的如何?”我感觉到有点醉意了,便说道:“不说了,钓神交给你了,明早我来送他上火车,你准备好车。”城里的夜晚仍然灯火通明,信步走在街上,感觉到世事苍茫,不知不觉钓神真的老了。虽然都知道人总是要老的,但当眼见一位壮实的汉子逐渐变得苍老弱小的时候,心里不免感叹生命:生命原来是如此短暂,青春是如此美好。人此时免不了对时光的留恋,或多或少流露出伤感。偶尔一想,人生也如钓鱼的过程,当你刚刚懂得钓鱼的真谛时,手上便没有了力气,一条不大的鱼也许会将钩线拖断,流下的是空荡荡的竿子。又想起钓神说的话,鱼获的多少并不能说明就是高手和低手,钓鱼本无专一的法则,对神秘的水底了如指掌的人才成为高手。 谢谢各位对我的牵挂,前些日子工作太忙,出差也多。或许下半年会轻松一点。希望大家喜欢《钓神》,成为钓神

本文由黑玛钓鱼平台发布于钓鱼渔具,转载请注明出处:[原创]钓神(五十七)

关键词: